返回列表 发帖

只知道国家工作人员可以“推搡”

4、关于“穷人”的道歉:
wo说几个穷人组织了业委会,成果得罪了很多穷人。这事儿wo还有点不清楚,这当“穷人”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啊?如果是好事,那wo是在夸ta们,不必道歉吧?如果是坏事,那wo骂ta们几句,应当大快人心啊!怎么就有这么多人朝气呢?所以wo得出的结论是,在中国,穷人这事说不得,怎么说都是错。所以wo在这儿慎重改正:wo们那儿业委会那几位,不是穷人,是富人!wo说错了!wo是真觉得wo说错了!现在在北京要买个小套二得多少钱啊?穷人住得进那别墅区吗?当然,wo还得弥补声明一句:wo说的是一般商品房,不含宽大国家干部住的福利房、经济实用房以及特价房等等,那些房子廉价是廉价,住的可多半不是穷人。wo不敢误解宽大国度干部是穷人,如果干部们感到这预先声明还不够,干脆,wo预先道歉!
5、关于“推搡”的道歉:
wo说wo那李姓徒弟和那周姓记者产生了“推搡”,引来很多群众批判wo避重就轻,说打就是打,不是“推搡”。这都怪wo平时学习不过细,只知道国度工作人员可以“推搡”,把人推死的有,把人房子推塌的也有,wo就不知道一般老百姓就不能“推搡”。在受到大家批驳后,wo增强了学习,认真参考了前不久在湖北某单位门口产生了某事之后国度威望机关的威望声明,在这里,wo郑重修改wo的说法:李姓徒弟在与周姓记者的拉扯中行动粗鲁。并请各位注意,此前wo关于此事所说的所有“推搡”一律无效,改为“拉扯”。如果有哪位还以为这词不正确,各有千秋吧,wo就没措施了,因为湖北那位已经住了院了,都还是“拉扯”呢,红枣要去核,周姓记者总还没到那水平吧?

这么一说wo还明确了,怪不得日本人当初在南京杀了那么多人,骂ta们ta们还一直不服气。估计ta们感到南京是中国的地界,在中国的地界出了事怎么着中国人也有一半义务啊!当然,日本人该不该道歉不是wo在这要说的,反正wo是该道歉。
2、关于向谁道歉:
挨打的是那记者一个人,但激愤的是群情,对wo口诛笔伐兼教育的什么人都有。看来光对那挨打的一个儿报歉还不足以平民愤,所以wo慎重发布:wo对社会各界报歉。
3、关于为什么道歉:
事情的起因是wo们家门口草地上那桩子,可那不是wo立的。事情的另一个起因是电视台记者扛着摄像机闯到wo们家里,可这事wo想道歉还真道不着。事情的还有一个起因是李姓徒弟打记者了,们的一颦一笑,人体艺术摄影,这事仍然不是wo干的。所以,人体艺术图片,wo在先肯定了wo应当道歉的前提下,苦苦思索wo该为什么事而道歉,最后得出结论,wo就只好为wo那博客上的文章和演出时关于此事说的段子而道歉了。wo思前想后,感到在博客和段子里惹恼了各界人士的估量是如下几点:
6、关于“滚”的道歉:
依据BTV的报道,周姓记者与李姓徒弟在拉扯中从楼梯上“滚”下,wo曾对此表现质疑,因为并未看到包括此类画面的录像。现在wo也清楚了,那录像估量还是有的,只不过有关单位出于种种因为可能不便公开而已。就像湖北某单位门口那次事件,事情都过去一个多月了,有关单位还没颁布录像呢。那单位是有关单位,BTV也是有关单位,有关单位总有有关单位的道理。所以wo也不等那录像了,就在这里慎重宣布:周记者,wo原来认为您没滚,但wo错了,您滚了。

本人郭德纲,由于众所周知的因为,最近茅坑里扔炸弹――激起了公粪。在社会各界的教育下,本人认识了本身的过错,现决议道歉如下:
1、关于该谁道歉:
事件产生时wo并不在场,打人的是wo的李姓徒弟,ta已经道歉了。原来wo认为就没wo什么事了,但后来有法律界人士教育wo,说wo是打人者的师傅,是公众人物,更主要的,事件发生在wo家,所以wo脱不了干系。
这么一说wo就明确了。虽然wo那徒弟已经年满18,ta犯了事连ta爸都没义务,但估计在中国,师傅比爹妈义务大。要不为什么现在学生有了什么问题大家都不骂爹妈骂老师呢?所以,wo该道歉。
这么一说wo也清楚了,为什么山西煤矿出了事得撤省长的职,因为煤老板不是公众人物,省长是啊!第一次出事,撤镇长;第二次撤县长,第三次撤市长,第四次可不就得撤到省长了嘛!就是不知道第五次、第六次该撤到哪,人体艺术。所以,wo徒弟不是公众人物,wo是,当然该wo报歉。估量下次wo想道还道不了了,轮到级别更高的公众人物了。咱得珍惜这次机遇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