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巫婆说这是一篇魔力日志

有一个女孩名叫茜,在她还没有诞生的时候她的爸爸就已经逝世了,她和妈妈、姥姥、还有继父生涯在一起,可是姥姥和继父都不喜欢她。于是,在她上高中时妈妈给她送进了一所私立学校。私立学校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在这一群富家子弟中,茜显得是那样的另类,她每个月的生涯费只有123.5,这些钱只够她一个月吃饭的花销,所以,她每天都等同学吃过饭后,应当特别注意防止幼儿误食,躲在一个角落里吃馒头和咸菜。但女孩从小就要强的性情让她在学习方面很突出,她每一次测验都是全年级的第一名,许多有钱人的家长都盼望她能给自身的孩子补课,但是,她看不惯有钱人家孩子的样儿,所以,都被她谢绝了。
没多久,班级里一个名叫巩的男孩对茜说:“ni帮wo补补课吧?”茜不屑的笑笑,说:“wo为什么给ni补课?”巩理直气壮的说:“因为wo成绩差!”这句话使茜多看了ta一眼,就是这么一眼让茜觉得巩与众不同,因为巩和别的有钱人家的孩子不同,ta身上总是穿着一件破旧的大衣,而且也没有贵族人的傲气,于是便答应了给ta补课。每天茜都给巩补习功课,同时也增添了茜的收入。渐渐地,ta们熟习了,得知巩的生日是12月31日一年中的最后一天,而茜的生日是1月1日一年中的第一天,巩开玩笑的说:“wo比ni大了整整一年啊!”茜冷漠地回了一句:“仅一天而已!”这一天放学,学校门口停了一辆宝马,许多有钱人家的孩子都没有见过,那是巩的家人来接ta了,茜看着巩走向了车的方向,心想:“为什么ta们可以那么有钱?为什么ta们就可以开宝马?”就在这时,巩回头对茜淡淡地一笑便上了车。茜回过神来想:“wo为什么要羡慕ta?ta又没有wo学习好!”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尽管茜每天都给巩补课功课,可巩的成就一直也没有显明的提高,离高考的日子越来越近了,ta们都顾着本身的总温习,也不再补习了。茜一心就想考上清华,因为她不想被别人看不起。考试成绩出来了,茜如愿地考上了清华大学,并且是高出全校第二名整整50分的优异成绩考入了清华大学。
由于学校还没有开学,茜想回家看一看妈妈,她们母女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面了。可她刚进家门,继父见了她就又打又骂的,人体艺术,妈妈把她护在身后,无奈之下茜分开了家,当她走到楼下抬头看着本身家的阳台时,她多么希望在临走前再见妈妈一眼,可等来的却是姥姥把她所有的行李丢了下来,她伤心的分开了家,又回到了北京。
茜回到北京后,筹备四处找房子,正在这时她看见一个老奶奶在整理一个库房,她走上前去问:“老奶奶,您这房子租吗?”老奶奶笑眯眯地说:“小姑娘,ni想租房子吗?”茜点了点头,“那就100块钱吧!”老奶奶回答她。茜正整理房子的时候,见到了很久不见的巩,茜不想让别人看见自身落魄的样子,朝气地问:“ni怎么在这儿?”巩还是和以前一样穿得随随意便的,表情怪异地说:“wo来看wo姑奶奶!”茜像被看穿了一样,一直缄默不说话。巩问:“听说ni考上了清华,恭喜ni啊!”茜也不是那种不识价的人,就说:“谢谢!那ni呢?”巩不愉快地说:“wo爸爸让wo出国!”茜冷冷地看着ta,狠狠地说:“哼!ni们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是这样!”巩又接着对茜说:“ni愿不愿意帮wo一个忙?”茜怀疑地问:“什么事?”巩说:“愿不愿意到wo妈妈的公司做打字员?”茜立刻就生气地说:“ni是在同情wo吗?”巩匆忙说明:“不是的,wo妈妈的公司最近效益不好,许多员工都走了,现在正好缺人,ni就当是帮帮wo,好不好?”茜答应了,每天都去巩妈妈那上班,一个月发600元的工资,这对她来说已经很满足了。巩就要出国了,在巩走之前茜请了ta吃顿饭。
巩出国了,茜依旧每天一边上课一边工作,现在每个月的工资已经可以到达2000元了,并且巩的妈妈怕她跑来跑去的不便利,给她配了一个笔记本电脑,在别人看来都认为她很有钱,当然了,茜没有承认,也没有否定过。
在茜的寝室有一个北京的女孩,个性比拟刁蛮,但是从来不欺侮茜。茜还是同以前一样的要强,受不得别人的学习比本身强,可这一次她遇到了对手。有一个叫林的男孩,每次的成就都要比她高,茜很不服气总想超过ta。在一次温习课上,茜心里想:下一次测验wo必定要超过ta!就在这时,老师问了一个问题并叫茜来回答,可由于茜精力没集中连问题都不知道是什么,所以,摇了摇头。老师又问:“有没有人会这道题?”……林自动地站了起来答复了这道题并受到了表彰。茜恨恨地想:ni认为wo不会吗?用ni来奉告wo?下课了,茜把林截住说:“下次考试wo必定会超过ni!”当时在场的同窗都觉得很惊讶。测验成绩出来,茜果然取得了第一名,茜在成绩单上寻找着林的名字,却发明林的每科成绩都是零分,她很朝气:不愿意和wo比就直接说嘛!宿舍的女孩告知茜,林在校园的湖边等她,她愤愤地跑过去说:“ni什么意思?这算什么?”林没有说话,只是把手中的卷子递给了茜,茜怀疑地问:“ni怎么会有卷子?”林说:“wo姑姑是教务处的……”还没等ta说完茜就打断了:“ni们有钱人都是这样!怪不得每次成就都那么高!”林不慌不忙地说明:“可wo从来就没有动用过这种关系,卷子wo已经答完,ni可以合一下分数!”茜拿卷子算了一下总分还是比她高,她很是不解……林突然抱住了她,对她说:“wo喜欢ni!”一个女孩被男孩抱在怀里,她所有的自豪都没有了,于是ta们开端来往了。没多久ta们就产生了关系,每一次出去茜都要给林钱,因为两个人出去男人付钱总是有面子,时光久了,她每次都会给林零花钱,这在ta们之间也成了很普通的事情。茜的诞辰就要到了,茜空想着林会送她什么礼物,心想:给ta的零花钱已经足够给wo买一个项链或钻戒的了。她想想就感到很开心!
茜生日那天,林一天都没有接洽她,她认为是林故意的,为的是给她一个惊喜。这时电话响了,茜拿起电话说:“ni死哪儿去了?”只听见对方惊讶地说了一声:“啊?”她问:“ni是谁啊?”“wo是巩!”她朝气地说:“怎么是ni呀?”巩淡定地说:“祝ni诞辰快活!”“谢谢!没有什么事先挂了!”巩说:“那好吧!再见!”巩并没有等到茜的答复,而是对方那边传来嘟嘟嘟嘟的声音……电话又响了,是林打来的,接过电话后,茜急匆忙忙的跑到楼下,可是,林看起来很不开心的样子。茜心想,可能是ta想给wo一个惊喜吧!林问茜:“晚上可不可以不回去?陪陪wo!”茜迟疑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到了酒店,茜才知道本来悲伤、痛苦的表情是不可以假装的。林对茜讲了一段她最不想听到的故事:林底本有一个女好友叫蕊,在一所电影学院,ta盼望ta的女好友和其ta的女孩不一样,盼望她不被世俗所沾染,但当ta去找蕊的时候,她却和一个有钱人走在了一起,说着贬低本身的话,可林并不情愿。上午,林用积攒下来的零用钱给蕊买了一个钻戒,成果却被蕊丢了回来。茜手中拿着那枚钻戒,看着上面刻着一个“蕊”字,这一刻,茜好恨本身,恨本身为什么要那么尽力的读书?为什么要认识字?如果她不认识字,她会以为那个字是她的名字,可是,茜忍住了泪水,抚慰着林说:“没事,没事的!”没多久,茜不在巩的妈妈的公司工作了,由于她所学的市场营销管理正是巩的爸爸公司所缺乏的,所以,她又到巩的爸爸公司上班。眼见就要毕业了,大家就要各奔东西,茜和林也就分手了。
茜随着巩的爸爸来到了深圳发展,几年的尽力茜已有了很杰出的表示。经过各种关系,现在茜已经是英国总公司在中国分公司的经理。茜为本身买了房子、买了车,她只是为了证明别人有的东西本身也会有,但只是时光的问题。
巩在国外回来了,请家里人在一起吃饭也包含茜。茜看见巩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种拉里拉遢的,没有什么上进。吃过饭后,茜问:“ni去哪儿?”巩答复:“白天鹅!”茜又讥讽的说:“ni们有钱人总是住那种星级酒店。”巩并没有回答茜的问题,而是问她:“可不可以陪wo上去?”“为什么?”巩哀求着说:“就算是求求ni了,陪wo上去,好不好?”茜想了想答应陪ta上去,刚进屋门,巩说:“把眼睛闭上!”倒数5个数!当茜睁开眼睛的时候,在屋的角落里跳出了许多的小丑为她弹琴、唱歌。这时,巩推出一个五层的大蛋糕走到茜的面前:“生日快活!”茜好感动,因为她已经好多年没有过诞辰了。巩手中拿着钻戒单膝跪在地上认真地对茜说:“嫁给wo,好吗?”茜说:“给wo个理由!”“wo爱ni!”巩回答。茜点头答应了,但她本身也不知道这样是对是错,因为她还是没有措施忘却林,但是,巩的父母对她也很不错。没多久,巩和茜结婚了。
结婚以后的茜还是同以前一样整天的忙于工作,而巩却是在家养养鱼、养养花、上上网,这让茜很看不惯,有一次茜不平地说:“为什么wo整天的在外面奔波,而ni却整天在家闲着没事!”巩笑嘻嘻的说:“要不wo们都在家吧!反正,wo爸妈挣的钱够咱俩花一辈子的了!”话音刚落,茜就生气地吼道:“为什么要花ni爸妈的钱?难道wo们没有才能挣吗?”巩见老婆生气了,匆忙连笑带求饶的哄茜。每一次都是这样。一天,茜的QQ上有一个生疏男人加她,她模糊地感触到那个男人是林,但她还是加了。成果真的是林,ta们聊了很久,茜得知林在西北的一家公司当经理,她就觉得本身的老公太没出息了。回到家以后,茜看见鱼缸里有一只鱼腹朝上了,她就捞出来扔了。巩回来以后发明少了一条鱼,人体艺术摄影,就问老婆:“wo的‘二姨太’呢?”茜冷漠地说:“wo看见它腹朝上就扔了。”“不是,它每天都这样休息一会儿的!”茜听了以后气急了:“ni整天就知道在家呆着,就不和别人一样?”巩听了以后,没有一丝表情的问:“ni说的‘别人’是ta吗?”茜伸手给了巩一个大嘴巴,巩没有说一句话,把门轻轻地带上分开了家。已经两天了,巩都没有回家,茜也知道自身确切有些过火了,但又不好意思自动打电话,她忽然想到了巩的那本日记,巩一直都不让她看,这一次她可以看看了。
打开日记,第一页:
年X月X日,wo们班有一个女孩她和别人不一样,每次同窗吃过饭后,她都躲在角落里吃馒头、咸菜,wo很想去帮帮她,可是,她好象很讨厌有钱人家的小孩,wo得想一个好措施!”
“今天wo让爸爸给wo弄了一件破旧的大衣,wo想这样就容易接近她,她也不会讨厌wo了。她已经决议给wo补课了,以后看看朋友们都在做什么,欧美人体艺术,为了能和她在一起的时光久一点,wo故意每次都考不好,虽然每次她都说wo笨,但wo还是很开心。可就是无法向爸妈交代。”
…“wo的生日到了,爸爸开车来接wo,wo有点不愉快,因为wo怕她会因此疏远wo。明天是她的生日,wo多希望叫她一起上车,但wo知道她必定不肯,所以,wo只能送给她一个无奈的微笑。上了车以后,wo脱下了破旧的大衣,换了一件新衣服,爸爸还说wo是不是有缺点,总爱穿这件破旧的大衣。”
“wo感到wo已经喜欢上她了!”
……“爸爸妈妈知道wo喜欢她了,但爸爸说只要wo考上清华就赞成wo们在一起,所以,wo开端努力的学习,但是,她有那么要强,wo不能超过她的分数,所以,wo把每一科都少答了几道题,就这样,wo比她少了整整50分,考了全校的第二名。可爸爸让wo出国,如果wo不批准,ta会把wo辅助她的真相全体告诉她,所以,wo答应了!”
“出国前wo见到了她,wo邀请她到wo妈妈的公司做打字员,wo怕她知道wo是故意帮她,所以就和妈妈磋商了一下说公司效益不好。在wo走之前,她说要请wo吃饭,wo说wo吃牛肉面,她不批准,wo就说wo最喜欢吃牛肉面了,因为wo知道即使wo们两个人都吃才要3块钱,那样的话这个月她还有597块钱的零花钱。吃过饭后,她回学校了,没走多远wo就吐了,因为wo从来就没有吃过这么难吃的饭。”
……“太巧了!她宿舍有一个女孩是wo的初中同学,wo告知过wo同学不许欺侮她,不然,wo就不客气了!”
……“在同窗的口中得知她有了男好友,wo很想问问她最近好不好?但是,wo却找不到打电话的理由!”
……“今天她的生日,wo终于有了一个打电话的理由,但是,听她的声音感到很急,好象在等人,所以匆匆的就把电话挂了。同学告知wo,她今晚没有回宿舍,wo好惧怕,wo真不敢想象会产生什么事情!wo心好乱!”
……“在国外,wo尽力地斗争,但是,wo却不能奉告她wo的成绩,wo怕她会因此不理wo。wo经过了一番打拼终于使本身的公司在中国有了分公司,而总经理就是她,wo自然就放心了!wo就要回国了,wo却不能奉告她这些年wo的努力。但是,不管她现在还有没有男好友,wo都要向她求婚。”
……“wo向她求婚了,她答应了wo!”
……“结婚的那天晚上,wo故意把自身的手指割破,未完待续,把床单染红了,尽管wo和她的心里都清楚她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在wo的心里,她永远都是那个wo要珍惜的人。”
……“结婚以后,她依旧整天忙于工作,而wo不能一天见不到她,所以每天只用电脑和总公司的副经理接洽,尽管在她眼里wo没有出息,但只要不损害到她比什么都好。”
……“wo感想她又和ta接洽了,wo好怕wo会失去她,因为wo现在真的不能没有她,wo想就这样和她过一辈子。”
……“老婆,wo真不想失去ni,因为wo真的不能没有ni!”
……茜已泪流满面,身边这个男人为了辅助她是多么地居心良苦,付出了那么多!她再也不顾忌面子,给巩打了电话,说:“老公,wo知道wo错了,回来吧!”“给wo个理由!”巩问。“wo爱ni!”
                巫婆说这是一篇魔力日志,看完此日志请在5分钟之内转载到本身空间,一个月内ni将和ni喜欢的人永远走在一起。
                  看到不转载,男的成光棍。穷一辈子。。女的寡妇~傻一辈子!
                                                                  很灵验的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