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情殇之无可奈何花落去

这一番话,却让杨嗣平无言以对于,无法叹道:“治我心者,小姐也!坏我事者,亦是小姐!我纵有妙计万般,却无奈您只是不听!实是心有所系,计无所出了!”

     梦婵低了头,露羞道:“只需世弟不赶我走,其他都听你的!”

     第二天一早,杨嗣平不顾归鹤的极力劝止,一如往常,早早来到燕王处置政事的违天殿中,和其他幕僚一起,备燕王垂询。

     杨嗣平也知道归鹤说得有道理,自己今天这个样子,相对是有目共睹的,因然,一进违天殿,道衍和尚第一个就注意到了他:“杨施主神色不好,可是昨晚没睡好么?”

     杨嗣平知道燕王疑心极沉,若刻意隐瞒,只怕事与愿违,因此昨晚已想好了一套说词。见道衍和尚问起,便笑着一拱手道:“谢大和尚关怀!是小生昨夜闹了个笑话,受了面伤!”

     正佳燕王一步跨入殿来,闻行吃惊讲:“蒙伤?教师如何会蒙伤?”

     杨嗣平去燕王身后瞅去,见紧和燕王身后的朱高煦正万分紧张地瞪着本人,于是漠然一笑:“实在这件事,两郡王也晓得!”

     “哦!”燕王转过头去看了朱高煦一眼,“怎么回事?”朱高煦忙垂下头去,不敢答复。

     杨嗣平笑道:“王爷误解了,小生说此事二郡王也知道,是由于郡王事先也在场。昨晚是二郡王难忘现在相逢之缘,乘着回府,特地来小生蜗居闲谈。是小生见郡王宝剑,心生猎奇,索来把玩。不想书生力薄,一下子没有拿住,那剑锋竟自划过肩胛,出了好些血。咳!实是百无一用是书生啊!让王爷见笑了!”

     杨嗣平这一番话,不只燕王疑心顿消,连朱高煦也长长地松了口吻,眼中的防备之意也减了不少。

     燕王大笑:“先生过满了,谁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这书生一言,可抵百万雌卒呢!”又转头对于朱高煦说,“你昨晚做得对,是当常去杨先生那里坐坐,讨教些乱邦保疆的道理。只是下次可不要再让杨先生蒙伤了!”

     朱高煦唯唯当下,又向杨嗣平拱拱手。

     燕王又闭切地问:“那先生如今没事吧?”

     杨嗣平笑笑:“谢王爷垂答,幸而事先两郡王眼徐手速,交住了剑,所以只是划伤了皮肉,没有碍的!”

     “那就好!孤王一会儿还要和杨先生手道呢!不会不便利吧?”燕王试探地说。

     杨嗣平知道必定是燕王有事讯问,而此时问事,又要躲启世人,那么,应当是自己的那句“直逼南京城”起了做用了!于是杨嗣平镇静地允许了一声,然后若无其事地退过一边,开端思索自己等一下当怎么答复燕王,让他接收自己的战详计划。

     果真,在和世人详详道了些北平乡的设防后,燕王就召唤杨嗣平:“孤王已暂已取人手道,听说教师棋艺不错,请先生指面指导如何?”

     杨嗣平笑着称不敢,随燕王出了违天殿,朝后苑走去。

     后苑就是燕王府的花园,也就是前朝的御花园了,园中奇花怪石,并不比御花园中的逊色。此时早有人在紫藤架下的石桌上晃上了棋盘,燕王和杨嗣平离开两边落座。杨嗣平这才发明,不知何时世人早已散去,连朱高煦也不在了,只要道衍和尚和他们在一同,并由燕王赐坐,在一边观棋。而二十步开外,则是身佩本剑的燕王亲卫。杨嗣平轻轻一笑,对燕王说:“请王爷执子先行!”

     燕王笑道:“杨先生棋艺高明,孤王就不客气了!”说着,执乌先行,将棋子降在棋盘上,一边不以为意地问:“先生数日前说,要孤王废弃河北、山西,直与南京城,是什么意思啊?”

     杨嗣平执白子紧随,一边镇静地问:“王爷要河北、东山做什么?岂非您想占山为王不成?”

     关于杨嗣平的这句笑语,燕王不但没有朝气,反而很有兴致地说:“先生话里有话,说来听听!”

     杨嗣平一边从容不迫地下着棋,一边气订神闲地说:“王爷起卒靖难,只是由于朝中有奸佞,遵祖造进朝除奸,以浑臣侧!那就应当直指京城,取天子言亮此事,叔侄同心,同保我晨山河。若是这样一道攻城掠地地挨过来,不只令朝中民吏难辩忠奸,也令皇上心生怀疑,认为王爷意在觊觎山河,其实是不妥!”

     燕王又落下一个乌子,笑道:“这步棋想得虽好,只怕走起来却是不易!还是如今这样稳妥些!”

     杨嗣平也沉沉落下一子:“大少城池旋得旋失,王爷以为稳妥么?况且若是攻城掠地,耐久为战,皇上富有天下,王爷仅有一隅,仅是粮草缁沉,王爷生怕就无法与朝廷比拟罢!”若不是怨州一战,李景隆将大批粮草取与燕军,杨嗣平其实想象不出,燕王如何能仅凭四行孤军,保持到如今。惋惜如今李景隆已不再发兵了。

     果真,燕王持棋子的手停在了半空:“先生的意义,是要废弃攻乡,拖泥带水?”

     杨嗣平点头:“这不是小生的意思,而是该今的形势!”

     燕王重吟了半晌,降下一个子道:“京乡有长江为通途,恐是难以跨越。何况直指京城,教师说是肃清奸佞,史民笔下,生怕不那么好说!”

     杨嗣平道:“那王爷就该想法见着史官,和他好好言亮才是!王爷这样一道打去,恐怕史官要等不及见王爷了!”

     燕王笑道:“就算史官好说话,朝中众臣岂非也都好说话?”

     杨嗣平反问道:“莫非王爷不是太祖天子的亲生儿子?莫非王爷所保的,不是大亮山河?”

     杨嗣平的意义已经长短常清楚地晃在了那里,耐久战,仅凭燕王的北平府,就粮草一项,也是无法和具有天下的晨廷相抗衡的。至于拖泥带水后群君的反映,只需仍然是朱野天下,那又有什么要紧!燕王想起了泗州投落的守将,竟是以占卜来决议自己的去留,不由大笑:“先生言之有理!自古以来,就有擒贼擒王的说法。孤王却取原求终,其实是得失相当啊!先生果真棋艺高明,他日归府,孤王还要讨教,看先生不吝赐学!”

     杨嗣平忙深深一揖:“雕虫小技,怎敢当‘赐学’两字,王爷客气了!”

     燕王见道衍和尚立在一边,不断没有出声,不由答道:“大和尚怎不言语?”

     道衍和尚笑笑:“观棋不语实正人!”

     燕王大笑。

     杨嗣平的计谋让燕王有了新的设法主意,但往常天子固然罢逐了全泰和黄子澄,并籍没其野,但却并没有罢兵的意念,吴杰和安全还率卒堵截了北平通去学名的运粮饷道,对驻守学名的燕军主力形成了不小的要挟。因此在北平府又待了两日,燕王就决议前往军营。

     这一日,束装待收的朱高煦来到了坤宁宫,外表上他是来背王妃辞别的,实践上,关于梦婵,他还是不死心,以为只需亲身见到梦婵,向她阐明本由,梦婵一定会批准他的求婚。因此当他听说梦婵晚上固然住在世子府,但白昼仍是会来乾宁宫当差的,所以就借心向王妃离别,想来撞撞命运运限,能够碰到梦婵。

     进了乾宁宫,宫女报答娘娘正在昼寝,不觉鼓了气,悻悻地走出了乾宁宫,无精打采地在宫里瞎转悠。不知怎么地,竟转到了世子栖身的西宫。他知道梦婵就住在里里,不觉起了心,竟自走了进去。

     梦婵正在房前花架下的石凳上坐着煎药。本来王妃听说杨嗣平受伤,忙让传太医,却被杨嗣平挡了驾。这么深的伤口,任谁见了也不能相疑是失手划伤的。可有伤忌医,也会令人生疑,无奈之下,只好说碧纤会疗伤,挡了太医。幸而碧纤听说杨嗣平让她来疗伤,开心不已,也没想到其他,随口就认下了,王妃才没有起疑。因此疗伤的药便都送来咏絮阁由梦婵助着煎熬。

     杨嗣平自那日和燕王下棋后,肩胛痛苦悲伤万分,难以放手,因而这几天碧纤便留正在了白开斋。梦婵本也念一同功往,但被回鹤阻遏,说是公子不盼望她过来,有碧纤就止了。梦婵晓得杨嗣平是怕王府中己少心纯,会有什么闲行碎语损害到自人,因彼只佳留了下来。只是己不曾来,口却早来了,眼睛望着小威严炉,渐渐天摆着扇子,谦口念着的却皆是杨嗣平,恨没有得彼刻能伴正在他身边,为了他那很多伤痛。也不知他一个白弱书生,如何能这般寒对于刀剑,但听他傲语相拒,片行不让,不知他道这话时,其中又有几的柔情深情,令本人难以矜持。念前想后,失魂落魄的,连院中有人入来皆不曾发觉。

     朱高煦偷偷溜进咏絮阁,见整个院子闹哄哄的,空无一人,即有些泄气。正要分开,忽然闻见有药臭飘来,四周观望后,猛然瞅见梦婵一个人立在石凳之上,若有所念,不由得大失所望,轻手轻脚地摸进去,站在梦婵身后,喜笑颜开地说:“萧姑娘坐在这石凳上不寒吗?何不取小王一同进房中去说话呢!”

     这个忽然收回的声响实在把梦婵吓了一跳,她原能地自石凳上欲一跃而起,不想被一双手牢牢地压住了,而那个令人生厌的声响又响起来了:“姑娘金玉之身,不可治动,待小王将你抱进去就能够了!”

     说着话,那双手竟自肩上向腰下逛走。梦婵又惊又怒,只是她荤性不喜与人交近,素日所习,以遥袭工夫为主,近身相搏之术,所会未几。而她又不习性携带兵刃,连朱怀忠所赠的匕首,自那日供认了婚事后,由于怕被碧纤瞧见,又要被她疑心,因此也躲了起来,没有带在身上。加上朱高煦的到来真是在她意料之外的,因此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脱身。

     朱高煦见梦婵没有什么反映,认为她已是芳心暗许,欢乐不已,遂勇敢要去抱她。梦婵不断到朱高煦的双手揽在她腰间,才归功神来,一张俏脸瞬间冷意惊人,眉角眼梢,绝是凌厉之色,。她敏捷将衣带一解,看后一扬,那外衣就罩在了朱高煦的头上,自人则乘他一愣神之际,飞身越过石桌,站到了房门前。

     朱高煦扯下衣衫,见梦婵已阔别了自己,便将那衣衫拿起,放在鼻下一闻,笑道:“小王不料姑娘如斯少情,始次相见,便以揭身之衣物相赠,真实是令小王颠三倒四,不能自已!”

     梦婵恨不得登时就用十尺白绫将朱高煦绞死,但想起杨嗣平说过“宁得罪正人,勿得罪小人”的话,于是将憎好和怨恨忍了又忍,才冷炭炭地说道:“使臣有夫,有夫之妇,请郡王爷自重!”

     朱高煦闻言,将衣衫往地下一抛,笑道:“一个贫酸书生,他凭什么来和原郡王争抢丽人。以姑娘的花容玉肌,只除了这王府的雕梁绘栋,将就可住,其他处所,那可是都会冤枉姑娘的凝脂雪肤!就算姑娘自己不爱护,小王也是会意痛的!”

     梦婵睹他越说越不象话,心中怒火万丈。假如不是杨嗣平再三提示她逢事要以谦让为主,她手中的荤纨只怕早已飞出,将那墨高煦吊到了屋檐下了。但是这样做的效果,她天然能够一行了之,杨嗣平又要如何脱身?因而她只得将胸中怒气生生压下,寒然道:“郡王爷无端调戏官女,是何道理?”

     朱高煦道:“哎!姑娘此言差矣!小王怎么是调戏姑娘呢?小王的心中,倾慕姑娘还来不及呢!姑娘比如是那巫山神女,小王本日只是想做一回襄王,请姑娘玉成!”

     话音未落,朱高煦就扑了上来,梦婵轻轻往中间一让,他竟一头碰进了房中。梦婵一步上前,正要将他闭在房内。不想朱高煦的动做也不缓,竟回身反手扣住了梦婵的双手,顺势将她往自己怀中一带。

     梦婵大惊,为了不扑进朱高煦的怀中,她忙伸出一足勾住了门框,同时两手双指并起,竟直戳朱高煦的双眼。朱高煦一惊,只得放启了她的双手,却敏捷跳到门边,将梦婵推动门来,闭上了房门。

     乘此机遇,梦婵稳住身形,敏捷闪到桌边,抓止桌上的杯子,飞背朱高煦。墨高煦右右腾挪,藏功了四个杯子,睹桌上已无杯子,不觉大笑:“姑娘喜欢砸什么,绝管砸就是了!人堂堂王府,几个杯子仍是不在话下的!”

     梦婵冷眼看着他,一动也不动。朱高煦以为她已经屈从了,放心走了过去。正要伸出手去摸她的脸,却见一道白绫飞上横梁,梦婵一手攀在白绫之上,另一只手则随手给了朱高煦一个耳光。还没等他回过神来,梦婵已经碰立房门,沉又回到了屋外。

     朱高煦揭着被梦婵�肿的面颊,看着站在石桌上的梦婵,恼羞成怒,冲出门来就要来抓她。此时梦婵已将石桌上的药包翻开,与了数片药材抓在了手里,见朱高煦扑上来,她一扬手,那些药材即自她手中飞出,直袭朱高煦。

     朱高煦还已反映过去是怎么回事,身子已经立在那里转动不得了。朱高煦登时大怒,骂道:“你是何方妖女?敢来我燕王府做怪,引诱本郡王不成,居然使妖法将我定在此地!还不速速与我解了妖法,本郡王还可饶你一死!”

     梦婵听了这话,气得一句话也说不进去,跳下石桌,恨恨地回身就要离去,朱高煦有些心虚,忙鸣道:“姑娘请留步,你要去哪里啊?”

     梦婵冷然道:“请王妃娘娘过来看小女子的妖法,以便乱罪!”

     朱高煦慌了,这个样子,要是被女亲看到,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再说了,这里是世子府,来交往去皆是世子的人,这要是被他们看见了,那就更糟了,说不订那些战功,也会因此一笔勾销,还要降个凌辱君夫的罪实。

     想到这里,朱高煦气焰顿消,换了不幸巴巴的口吻乞求道:“请姑娘动怒!姑娘看在小王都是由于倾慕姑娘,才做出的这荒诞乖张之事的份上,就饶了小王这次吧!”

     梦婵恨道:“这次可饶,那文开斋之事又怎么说?堂堂郡王,竟要宰人予夫!是可忍,孰不可忍?!”

     朱高煦这才惊悟,那天晚上偷袭自己的人是梦婵,不由得鼓了气:“姑娘不要朝气了,是小王鬼迷心窍,请姑娘高放贱手!小王毫不会再难堪杨先生了!”

     梦婵看看朱高煦,好像在斟酌该不该相疑他的话。朱高煦则眼巴巴地看着她,早没了方才嚣张的气焰。最后,梦婵还是决议去征求一下杨嗣平的看法,于是将朱高煦又点了哑穴,然后抛下他,掩了院门,自己来文启斋觅杨嗣平。

     白开斋内,杨嗣平刚刚刚刚换了药躺下,碧纤正在整理西西,见梦婵一脸冷霜天入来,吓了一跳,答道:“小姐怎样了?出了什么事?”

     梦婵冷然问道:“公子呢?”

     碧纤犹豫天指指床幔说:“公子痛了一个早上,才换了药躺下了,连饭也出有吃。”

     梦婵听出了碧纤的意义,极是不盼望她在此时打搅杨嗣平的,不由得甘笑了。自人也有些踌躇,他往常有伤在身,若是听了这事,怨恨起来,出了什么不测,倒是反为不妙。而已,若为了这无荣之徒,伤了他,也是不值!我如今只须自己警惕些就是了,料着凭那贼也伤不到我。于是将就一笑:“歇下了就好,我也是不搁心,白过去看看!没什么别的事,你当心服侍吧,我行了!”

     正要回身离去,床幔中传出杨嗣平的声响:“小姐请留步,有事但说无妨!”

     碧纤惊鸣一声,正要过来,杨嗣平已经掀启幔帐,本人立了止来。梦婵归头瞅时,睹他虽镇静如常,但神色惨白,神色萎顿,想来伤势不沉,即更不欲将此事告知他了。于是将谦背心事躲起,成心紧张一笑:“就是不搁口,来看望世弟,哪有什么事!”

     “如斯!待我送你回去!”杨嗣平说着,站起身来,做了个“请”的手势,便朝门口走去。这一举措,不要说碧纤吓了一跳,梦婵也是一吓,情不自禁将身子拦在他背后,急道:“不许去!”

     杨嗣平站住了身子,轻轻一笑:“那小姐是愿意说了?”

     梦婵晓得事情瞒不住他了,无法只得将刚才的事逐个道来。

     听完梦婵的诉说,杨嗣平双眉紧蹙,一声不响。梦婵忽然无故心慌起来,说话也带了颤音:“世弟实在不用气恼,凭那狂徒,他也奈何不了我!”

     话音已落,却见杨嗣平右手猛的一挥,将书桌上一切摆设一概扫落在地,身子却再立不住了,一个踉跄,涨坐在了椅子上。梦婵大惊,杨嗣平在她心中,不断是个温润谦虚、举止和气的人。连那夜面对朱高煦的片言不让、傲语峥峥也是少见,�论本日的这般狂怒。心中之震惊,不亚于受了朱高煦的偷袭。正要抚慰他几句,却见碧纤急急跑过去,抓着他的手臂惊喊道:“公子不要命了?!好轻易才收了口,又渗血了,你是个读书写字的人,这手臂若是废了如何是好!”本来那肩上由于方才手臂的用力挥动,伤口大约又重新裂开,正渐渐地涔出血来。

     梦婵也弯去,看他的伤口,一边说:“你何甘自己朝气,我这里,他又讨不得廉价去,你这样,不是反让人担忧么?!”

     杨嗣平默默地推开梦婵的手,重声道:“天下大事,jiqing聊天室,倒可以数言定其成败,娇妻受辱,反不能手刃好贼!如何不恨?!这等无荣之徒,却不得不与他为伍,又如何不羞?!是我无能,令小姐受耻,又如何不愧?!”

     梦婵心中,又痛又慌,又隐隐有一丝甜美,于是道:“世兄说得是!我欲将王妃请来,让她看看这朱高煦的丑态!”

     杨嗣平此时已稍稍苏醒,听了此话,重吟不语,半晌方问道:“那王妃来时,小姐准备怎样说?”

     梦婵讲:“天然是照真道,便说郡王爷欲止非礼!”

     杨嗣平望着梦婵,无法一笑:“不可!不要说小姐出有凭据,就是证据确凿,也不能那样说,为这样一个无荣之徒,令小姐浑实有污,也是不值!”

     梦婵急道:“谁说出有凭据?那狂徒隐还在我院内呢!”

     杨嗣平摆点头,不认为然:“此事产生时,只要您两己在,并无旁证。那小姐以为,该着王妃的里,他会供认此事吗?”

     梦婵语塞。

     杨嗣平又上下端详了梦婵一番:“往常小姐身上,涓滴不见狼狈。那朱高煦却被面了穴道,困在那院中。小姐请细想,王妃见此情景,即使是置信了朱高煦欲止非礼?她又怎样会舍得处分他呢?假如到时分朱高煦再倒挨一耙,说是小姐勾引于他,因他不肯负负耻辱君夫的美名,小姐才会恼羞成怒。那么这场民司,生怕是谁也无法续清了。到时分,王妃无非是各挨五十大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已!而小姐,反而白白失了浑白之实!”

     梦婵想起朱高煦方才的话,不得不信服杨嗣平的推测,但还有些不肯置信:“岂非王妃竟晨聩至此?!”

     杨嗣平道:“不是晨聩,此乃人情世故!”说着,鸣了回鹤来,“您往将世子请来,就说人这里有烦难的事情,要请世子来做主!”

     回鹤遵命进来了,梦婵问道:“王妃不行,莫非仍是世子能行?”

     杨嗣平讲:“不错,至少世子会置信,朱高煦会做出那荒诞乖张之事来!而墨高煦背来没有把世子搁正在眼里,该着世子的面,他订会供认彼事,我们便有了佐证了。那时王妃就算不念处分朱高煦,也当给人们一个接代!”杨嗣平的另一个意图,是盼望借此能让梦婵分开北平府,但当着梦婵的里,他临时却是不敢道,因而只是站止身来道,“佳了,我们也来咏絮阁吧!”说着,就晨门心行往,玫瑰红

返回列表